中国青年网 | 华中师范大学圣兵爱心之旅:为了爱翻山越岭
来源:中国青年网    时间:2017-09-12    浏览:38

  中国青年网黄冈9月7日电(通讯员 舒佳欣)自7月8日至23日,华中师范大学圣兵爱心社2017英山队已在湖北省英山县开展了16天的爱心之旅实践活动。26名圣兵英山队员致力于以高中生作为服务对象的公益事业,为当地群众带去了“济困助学,服务社会”的圣兵爱心社的宗旨和“忠诚博雅,朴实刚毅”的华师精神。 

  爱心之旅即走访当地贫困的高中生家庭,经过前期的踩点准备,队员根据当地中学提供的贫困生名单,以四人为一个小分队,分组深入走访这些学生的家庭,确定一部分品学兼优的贫困高中生作为圣兵爱心社下一年度的资助对象。队员们基于农村高中生这一庞大群体的重要意义及其“闭锁性”和渴望被理解的矛盾状态,践行精准扶贫,从物质和精神上造就他人,实现自我,展现当代大学生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圣兵爱心社英山队全体合照 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舒佳欣摄

  我衔爱来,走访送之

  英山队每天早上对内会派出两组小分队,每组的四个人分别负责孩子信息整理、宣传拍照、医疗和路线规划。

  这天四人小分队从雷店高中出发,前往第一个家庭。手机上下载的离线地图显示,这个孩子的家庭距离雷店只有22千米。我们四个人排成一列在马路边走着,看到车经过就一起招手拦车。有人呼啸而过带起一片飞尘,有人鸣笛以示无能为力,更多的是将车停靠在路边并摇下车窗。“叔叔您好,我们是华中师范大学的暑期实践团队,想往前到杨柳村,您可以捎我们一程吗?”

  在来到这里之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搭上顺风车,然而在这十天的时间里,我发现顺风车真是一段奇妙的旅行。有人顺路捎我们一程的,能带一段路是一段路;有人不顺路也要把我们送到目的地的。我们坐过私家车、三轮车、混泥土车、拖拉机,甚至还有警车。我们碰到的人有华中师范大学的校友,有同样致力于爱心公益事业的社会人士,有雷店高中的老师,有下乡调研的队伍,他们对我们做的事情充满关切,也给予支持,然而对于任何物质上的资助我们都是坚定拒绝的,不管是矿泉水、饮料还是群众招待拿出来的瓜子,我们秉承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原则,不给当地人添麻烦,也不接受馈赠。

  这天中午,本来马路上的车就少的可怜,愿意停下的就更少了。前面看到有一个加油站,拖着疲惫的步伐我们上前:“阿姨,我们可以在这个休息一下吗?”阿姨人很好的搬出两个凳子,然而我们还是席地而坐并且拿出了包里的馒头和榨菜。我们发现本来很松软的馒头被压成了一个个的饼,每人拿出一个开始默默地啃,看着前面没有一辆车经过,我心里开始担心无法走到孩子的家。

  每个加油站点旁有几箱矿泉水,一位从里面出来的叔叔看着我们狼狈的模样说,如果没有水了可以拿那些,我们询问有没有烧的开水后,向他讨了开水,辞谢了矿泉水。喝一口水啃几口馒头,四个人虽然面面相觑,但是同时坚定地在心里想,实在搭不到顺风车就走吧,下午六点之前走到就行。

  “走吧,我送你们一程!”加油站的这位叔叔拿着车钥匙说。我们四个听到后掩盖不住眼睛里溢出的笑意,楞了一秒后尖叫起来。“谢谢!谢谢!谢谢叔叔!谢谢!”伴随手机导航的指引,叔叔开车一路把我们送到一个拐弯的山脚下,地图显示只有5公里左右。这个时候我们才知道,不管是总路程的22公里还是现在只剩的5公里,都只是直线距离,而这个孩子的家,在山顶。

 

 和搭顺风车师傅合照 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舒佳欣摄 

  到达山低下的时候大概11点半,正是吃饭或者午睡时刻,没有车甚至都没有人家,盘山公路建的很好,两旁都是树,但是正在头顶的太阳让它们失去了遮阳功能。我们带着草帽却仍然热得眩晕,低头看路,因为前方的光亮让眼睛发疼。任何交通工具的运行声音都像救命稻草一样,让我们整个警惕和清醒,然后发现只是一辆电动车的时候心又沉下来。

  四个人苦中作乐,一人拉着一人的背包往上爬,时不时扭头看身后的风景,发现已经爬的很高了,可抬头时又发现头顶还是山。我们储备的水已经喝完,耳边听到细微的泉水声让我们惊喜。

  远处,远近不同的山呈现不同程度的藏青色,云雾以近乎扭曲的方式和山顶纠缠,分分合合;眼前,一个又一个公路的急转弯让我们看不到前路也看不到回路,总以为下一个转弯就是柳暗花明却发现只是另一个转弯。手机趁着仅有的电量和信号给大本营的战友们发去安全的讯息,让她们放心;身边的战友相互抱怨后是相互的鼓励和帮助,“好远啊这个孩子的家,我今天把这辈子的汗都出完了”“我脚疼,好像磨破了”“走不动了,走不动了”,这些抱怨过后又是“我们一定要走到这个孩子的家”“圣兵人是不会认输的”“我们可以的”这些让人激情澎湃的话语。

  地图上这座山旁标志的是“天上”,我们四个人开玩笑说:“我们是一起上过天的人。”越往上,地图已经显示不出来了,只是画了一个圈。我们凭着方向感选取了一条路,想着走走试试,不行再换一条。幸好不久后就看到了“方家山”的路标。我们兴奋地在路牌旁合影。我们快到了吧!

  当自己和周围的山处于同一个高度,往下看时能看到星星点点的屋顶,大喊自己的名字已经有回音的时候,就是到了。

  不幸和苦难让我们沉默

  泥巴屋子,一看就是自己搭建起来的那种,窗户是自己开的口子。终于到达山顶的我们本想欢呼,却在看到向北(化名)家房子的时候瞬间沉默了,太深沉的苦难让人心悸。屋里潮湿而且昏暗,内部没有任何现代化家具。我们小心翼翼地往里进了几步,仿佛怕惊扰了这片死水般的气息。阿姨探出头来,冲我们浅浅笑了一下以示打招呼,接着就说:“坐,坐。”

  可能是屋里的空气太过压抑,我们搬出凳子环门口而坐,阿姨就蹲在门槛上,固执的不坐凳子。整个了解情况的过程中我们说话轻声细语,很多问题都不敢触碰,阿姨的回答简短并且透露着无奈,没有生气。向北的父亲是癌症晚期,医生估计活不到年底,目前在家卧床修整,日常药物只是缓解痛苦。从父亲生病到现在,家庭已经负债20万左右。

  父亲生病前,家里父母两人都是务农,没有过多的收入也没有过大的开支,处于基本平衡的状态。然而突然的事故让整个家庭都陷入绝境。以前向北上学时父亲骑摩托车将他送下山,然后在县城搭车,而现在,为了上学,每天向北都要自己上山下山。听到这里,我们爬山的困倦让自己羞愧。按照情况统计要求,我们需要给母亲拍单人照片,她将自己卷起的袖子整整齐齐地打下来,拍了拍,然后站在门口,照片上的她坦然且柔和,但又有一丝无可奈何。

  “阿姨,向北很懂事吧?学习方面怎么样呢?”“嗯,很懂事,学习上不是很了解,你们去问他班主任吧。”

  母亲全程没有过多的言语,不像其他家庭,说到孩子懂事可以非常健谈的举出很多事例,说到孩子学习也有不少话讲。通过班主任,我们了解到向北成绩优异,很懂事也很努力,父亲生病后成绩有所下滑。但他坚定一定会读大学,表示不会辍学。

  归途和自白

  需要走访的家庭调查已经完成,下山的路虽然还是遥遥但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我们在路上没有过多的讨论这个家庭的情况,大家心里都有数了,也有自己的想法,不必多言。

  “这次才算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爱心之旅吧。”我说。大家也都表示认同。之前的爱心之旅上即使路途遥远,最远的一次有44公里,快要走到安徽的边界,但是一路顺风车搭得十分顺利,没有吃过很多苦,也没有这种为了不错过一个贫困的孩子而拼命坚持的经历。

  国家目前对贫困户的扶持力度已经很大,在这里,我们了解到很多家庭都是精准扶贫对象,国家对他们的帮助涉及到各个方面,洪水冲垮了房子有国家补助建房,扶贫不仅只是每个月的几百块钱,还有化肥、技术等。赛赛说:“在这里,农民能感受到党和国家的关怀。”每天走访回来,走访小组向全队报告孩子家庭情况,按照是否是“品学兼优的贫困高中生”的标准表决是否资助。

  在来爱心之旅之前,我不理解为什么有钱不能花,为什么晒伤了都不让我们打伞,为什么不能带着工作证玩手机和吃东西,为什么每天中午只能吃馒头和老干妈,为什么让我们走几十公里都不能搭车。现在我明白,当所有所谓的吃苦在孩子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当工作证象征我们的身份和责任,我们必须抱有一定的庄重感和仪式感。

  从放暑假开始,我的QQ空间和朋友圈就被支教和助学等实践活动的消息刷屏,朋友们每天打卡,表达小朋友们多么可爱以及支教给自己带来的感受。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泛滥的消息轰炸下我十分吝啬自己的分享,每一次的走访、每一个家庭都是实实在在的人生,不幸和苦难让人变得沉重。英山的天很蓝,云的形状每时每刻都不一样,随着在这里待的天数增加,我的心变得越来越沉静和安稳,退去浮华,在这个四面环山的贫困县做些实事,没有喧嚣和表面工作。当看到朋友在贫困的地方支教,我满是忧患,真心希望他们带给孩子更多的东西,而不是仅仅让自己成长;每天的打卡我更希望是真诚的分享而不是实践活动的跟风。

  或许成长是悄无声息的到来的,它化入骨髓而不是振地有声,它让人变得冷静和拥有思考的能力,可以辨别是非,包容地看到周遭的一切事物。它让人不再轻易地发表看法,而是认清事实并饱含感激地生活。它让人能站在一个高度把握整体,用全面的视角做一个坦然面对、从容不迫的人。 



华中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内容维护: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027-67868015
Powered By YzmCMS内容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