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 | 博士与C刊不必是标配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18-01-02    浏览:82

   他山之石

  博士期间,最重要的是写好博士论文,没有其他。一篇博士论文的优劣,足以看出一个博士生的学术水平。没必要再发其他论文。

  日前,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博导范军,在公开场合大声呼吁应该取消博士毕业生必须发表两篇C刊论文的硬性要求,“发两篇C刊论文的要求,都快把博士生和导师逼疯了。”

  什么是C刊

  外行可能并不知道什么是C刊。“C刊”是学术圈内约定俗成的说法,它的全称为南京大学核心期刊(CSSCI)。每两年,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都会公布期刊目录,在目录内的,就是C刊。

  在我看来,规定博士毕业必须发C刊论文,是学术生态不成熟甚至处于蒙昧化状态的表征。谓其蒙昧,是因为这是明显违背科研规律的规定。不管是需要个体日积月累的社会科学研究,还是需要实验室经年累月的自然科学,其创见、思想与发现、发明,在时间方面很难预期,特别是对于刚刚踏入学术训练门槛的博士生而言,更是如此。

  不惟如此,中国的博士学制,目前除在少数高校实行四年制之外,绝大多数都是三年制。在短短的三年时间之内,别说像范军教授所说的发两篇C刊论文,即使发一篇,都足以让博士生深感压力。

  博士发论文不必强求

  或许有人问,那就不需要任何要求了吗?不作要求,如何保证博士生质量呢?

  其实,不做要求,是最高的要求。这不是故弄玄虚,在发达国家的博士培养中,就是这么做的,没有硬性规定要求博士毕业必须发论文。为什么这些国家不对博士毕业做发论文要求、却能培养出高质量的博士?因为,博士期间,最最重要的是写好博士论文,没有其他。一篇博士论文的优劣,足以看出一个博士生的学术水平。

  因此,取消发C刊论文的规定,不是对博士生实行放羊式管理,而是要严格博士论文审核。不能说发够C刊论文、凑够学位论文字数的博士生,可以顺利毕业;而那些没发C刊论文、但写出了高质量学位论文的博士生,却无法毕业。这种结果,显然是荒唐荒谬的,是学术愚昧。

  事实上,每个博士生都知道发论文的重要性。只要想继续从事学术研究,就必须发论文。在学术领域的硬通货,就是论文,比著作都重要,国外之所以有些人年纪轻轻就做了教授,就是因为发表了高质量、高水平论文。所以,只要想继续做学问的博士生,每一个都日思梦想发表论文。发表过论文的博士生,通常比没发表过的,在找工作或从事博士后研究的申请中,会占有更大优势。

  中介发论文要几万

  我们现在规定博士毕业必须发表C刊论文,使得很多学术期刊洛阳纸贵,随便从网上找个论文中介,只要是发C刊,没个几万块钱,休想。可是,这种发表,只是增加了论文数量,与学科发展以及学科质量,风马牛不相及。

  从学校的硬性规定而言,一方面是种懒政行为,只管数数。在很多学校,对教师的规定也是如此,一年或一个聘期要发几篇C刊,发不够就是没有完成任务。另一方面,有利益驱动。相关教育管理部门的各种评判规则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数数,其中特别重要的就是数C刊数量,博士生发表的论文署名本校,自然也被计算在内。在这个意义上讲,之所以要求博士必须在C刊发论文,与教育行政化有着极强的相关性。

  学术研究是个奢侈工作,因为它需要时间,慢工出细活,文献需要一页页阅读,考据需要一点点打捞,实验需要一天天等待。这是基本的科研规律,没办法,全世界都这样。之所以发达国家有发达的学术,就是有平静从容的科研环境,才能出来好东西。因此,对博士生的要求,硬性规定能看到论文数量,但不意味着学术质量,甚至助产了学术垃圾。

  取消硬性发刊规定,严格博士学位论文审核,由学术生态圈自我优胜劣汰,遵循高层次人才的培养规律,遵循科研规律,尊重学科间差异,尊重学科发展规律,让学术研究不必时时面临量化约束,让博士生在校期间专心学位论文,对于中国学术的长远发展,应是正途。

  任孟山(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



华中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内容维护: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027-67868015
Powered By YzmCMS内容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