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法治网 | 喜洲华中大学西迁办学纪念馆建成 再现了峥嵘岁月
来源:云南法治网    时间:2018-01-03    浏览:143

    为真实还原、生动展示华中师范大学的前身华中大学迁入大理喜洲办学这段珍贵而难忘的历史,丰富喜洲古镇的文化内涵,在华中师范大学的鼎力支持下,大理旅游度假区管委会和喜洲镇人民政府在华中大学办学原址筹建了华中大学西迁纪念馆。该馆于11月7日开馆,再现了华大喜洲办学峥嵘岁月。

 

  

  国难当头 华大西迁喜洲办学

  华中大学是现在华中师范大学的前身,1938年华中大学为躲避战火,保存实力,曾经西迁大理喜洲办学八年,与喜洲白族人民在战火纷飞的年代结下了深厚友谊,为拯救中国高等教育事业、为地方文化教育、社会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当年武汉沦陷后,得知华中大学西迁办学的消息,以董澄农、严子珍等喜洲商帮为代表的社会名流,结识了华大韦卓民校长,力邀华中大学西迁到喜洲办学,并提供了校舍、资金等优厚办学条件,为华大在喜洲创造了良好的办学环境。纪念馆里有一组浮雕,表现的就是华中大学西迁喜洲,董澄农、严子珍等喜洲商帮的代表和群众欢迎华大师生的场景。

  日寇入侵,国人没难,广州失守,武汉沦陷。时局维艰之际,武昌华中大学在校长韦卓民率领之下,举校西迁,几经辗转,倍受困顿,于1939年3月16日落户于大理喜洲。

  滇西办学,华中大学饱经风霜,卧薪尝胆,坚持教学,服务民众,千辛万苦,八年努力,终于迎来抗战胜利。学校于1946年4月17日惜别喜洲,返回武昌。

  西迁办学的八年中,华中大学师生不仅与喜洲人民在战火纷飞的年代结下的深厚友谊,还凭借安贫乐教、严谨治学、自强不息的精神,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与喜洲人民一起为拯救中国高等教育事业和为地方文化教育、社会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艰难的西迁之途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2月,南京沦陷。随后,日寇由南京、镇江、芜湖分三路渡江北上,与从华北南下的日军夹击徐州,企图构成华北、华东日军进犯武汉的大包围。面临日军威胁武汉的危机局势,华中大学于1938年7月10日举校西迁,先后辗转长沙、桂林、南宁,取道越南,转向昆明,于1939年3月到达喜洲。

  华中大学西迁到喜洲,得到了喜洲人民的大力支持,在师生们的努力下,很快完成了学校的构建。虽然当时办学环境极为艰苦,但是华大在喜洲仍严格按“三院和八系”的教学布局进行设置,从中可见华中大学在战乱年代仍不忘初心,坚持严谨办学和创新办学。华中大学的学生毕业后被安排到五台中学实习,强化了五台中学雄厚的教学质量,解决了五台中学师资短缺的困难。

  喜洲办学期间,华大师生学习之余,积极投身到抗日宣传活动以及当地的农耕生产中,为民族抗战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41年10月24日,著名作家老舍先生和著名古琴家査阜西先生一道从昆明转至喜洲,与老友游国恩、包鹭宾先生相见,并为华中大学和五台中学师生讲演。老舍先生与华大、与喜洲有很深渊源,华大迁到喜洲后,他应邀前来演讲三次,在他的《滇行短记》中写道:喜洲镇却是个奇迹,我想不起,在国内什么偏僻的地方,见过这么体面的市镇,进到镇里,仿佛是到了英国剑桥,街上到处流着活水,一出门,便可以洗菜洗衣,而污浊立刻随流而逝......

 

 

  

  办学八年  成就卓越

  华中大学在喜洲办学八年间,培养了大批人才,其中包括毕业于华中大学英语系,曾就职于外交部并担任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等国家领导人的翻译——大理白族人董宁川。

  随着华大师生的到来,给小小的喜洲带来了许多先进技术、外来文化和新鲜的气息。新式的理发店、缝纫店和生意兴隆的杂货店随之而生;居民们不仅见到和吃到过去“洋”花菜,而且也跟着学会了种植;化学系改进当地靛蓝染料提取工艺,引进制革方法,研究滇西酒精及油脂工业,为民生造福;生物系研究洱海生物及浮游生物,撰写论文公开发表,引起国外科学界惊叹。而当华大的师生们为解决照明问题利用汽车引擎发电使小镇初放光明时,当地四乡百姓竟不远数十百里赶来观光,这才有了后来的“万花溪水电站”。

  除老舍先生、査阜西先生这些名家外,通过名人名录主题墙,记者还看到一批像包鹭宾、游国恩、卞彭等饱学之士,华中大学教书育人,可谓名家荟萃、人才济济。

    喜洲人民为华大提供了办学的支持;而华大师生的到来,给喜洲带来了新的文明和外来文化。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

 

 

 

  商业贸易重镇——喜洲

  白族是一个农耕民族,一生的愿望就是拥有一栋漂亮的大房子,所以白族人只要家里富裕有余,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建造房屋,光宗耀祖。正因为受这种传统观念的影响,加之喜洲是商业贸易重镇,经济较为发达,物质条件好,这里出现青瓦白墙、高低交错、典雅大气、蔚为壮观的喜洲白族民居建筑群。白族民居建筑元素,以精美的雕刻、飞檐斗拱的布局装饰及极具地方特色的彩绘为主,充分体现了白族人民的勤劳和智慧。

  喜洲可谓人杰地灵,长期以来喜洲人才辈出。喜洲四方街“题名坊”上有明至清题名的进士、举人数以百计。出现了段宗牓、杨奇鲲、张云鹏、杨士云、杨宗尧、杨黼以及现代妇产科学家张丽珠等名人和学者,被誉为“文献名邦”、“理学名臣”之郡,清代张家有“一门三进士,同榜四举人”的美谈,俗传:二甲进士八十个,举人贡爷数不清。

  据了解,华中大学在喜洲办学时,物质生活异常匮乏,但精神文化却非常充实,喜洲依山傍水,景色秀丽可供游玩的地方很多,或爬苍山或游洱海,但是最热闹的还是过节。比如说:火把节、三月街、绕三灵等,华中大学的师生在艰苦卓绝的生活中依然能够享受这异乡的风土人情,也不失为一种别样的体验。

  喜洲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白族名镇,远在南诏国时期便是商贾云集的工商重镇。清光绪年间,这里诞生了著名的白族商业集团——喜洲商帮,他们“走印度、跑缅甸”掌握着滇西进出口贸易的大权,对西南社会的经济发展和对外贸易发挥了重要作用。形成了以永昌祥、锡庆祥、复春和、鸿兴源为首的四大家,八中家、十二小家为主,成为了滇西地区资产最雄厚,以进出贸易为主的大商帮。

  华中大学到达喜洲后,在地方社会的热心支持下,很快就建立了自己的“新居”,借用当地大户人家的院子作女生宿舍,男生和教职工则租用当地宗祠的厢房。通过场景复原反映出校长韦卓明与师生同甘共苦的情景。

  难能可贵的是,在那艰苦的岁月中,华大师生不仅没有被困难打倒,被艰苦的生活磨掉士气,反而刻苦教学,勤勉工作,积极科研,在传承人类文明的同时,又将所学回馈社会,竭诚为当地民众服务。

 

 

  

  喜洲华大再续前缘

  华中大学来喜洲的几年,改变了当地落后的教育状况,为当地培养了不少人才,与喜洲白族人民一起为拯救中国高等教育事业和为地方文化教育、社会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大理二中,即原来的五台中学,是大理州历史最悠久的完全中学之一,因校址位于苍山五台峰下,也称“五台中学”,1952年更名为大理二中。五台中学是一所位置偏远的私立学校,注重文化教育的喜洲商帮苦于当地文化教育落后的局面,决定联合出资建成了这所五台中学。当时因为当地落后的条件,很多人不愿意来这个穷乡僻壤教书。于是,华中大学便担负起了这份责任,该校的学生毕业后就安排到五台中学任教,五台中学按照教师的标准给予一些补助,不仅解决了五台中学师资短缺的困难,也提高了学校教学质量。

  大理二中(五台中学)期待着与华中师范大学再续前缘。2004年,华中师范大学带着满腔热情的心愿再次来到喜洲。今年7月12日,本着“校市联合、优势互补、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原则,华中师范大学与大理市人民政府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教育合作与交流、人才培训与培养、社会经济发展以及产业研发推广等全方位进行合作。2010年6月,华中师范大学、大理学院、大理市人民政府协商,签订了联合共建大理研究院协议,经过多年的努力,联合共建大理研究院的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此外,华中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董利民先生在原有华中大学对洱海水质保护管理课题的基础上,设立了“洱海全流域清水方案与社会经济发展友好模式研究”的课题,以洱海流域水资源作为研究对象,解析洱海流域人湖主要污染物负荷与洱海水质的响应关系,并建设大理市生态农业综合政策示范区,兢兢业业,为洱海的保护和治理做出来重大贡献。

  “合作续前缘,五台庆新生。2009年11月11日,大理二中正式挂牌为“华中师范大学大理附属中学”,晋升为云南省二级一等高级中学。2017年6月19日,华中师范大学管理团队入驻大理二中,合作办学启动,古老的五台中学朝着云南省一级完中的既定目标,昂首奋进。

  华中师范大学以支持大理二中办学等方式回报喜洲白族人民,2006年,华中师范大学副校长汪文汉率校长助理、校友办主任等一行五人到大理二中、大慈寺等华大曾在过的地方寻根。同时建立了抗战华中大学西迁云南大理喜洲纪念碑,以示永久纪念。同年,在华中师范大学校友会的组织下,沈骏、张泽湘、张保贞等7位老教授组成回访团来到喜洲,并与大理市政府和大理二中进行交流,讲述了那段感人的回忆。

        华大师生永远不会忘记在喜洲为国家和民族振兴而奋发的岁月,喜洲白族人民也不会忘记华大曾经给喜洲带来的深远影响。华中大学西迁办学纪念碑的揭牌、纪念馆的建成,使喜洲古镇重新向世人展现了那段厚重又值得纪念的历史。喜洲白族人民将继续继承和发扬华大精神,不忘初心,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上继续前行。

 



华中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内容维护: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027-67868015
Powered By YzmCMS内容管理系统